前世的輪迴課題。 

 

我閉上雙眼,讓畫面慢慢浮現。

 

畫面一開始是一個人孤單在夜晚的荒漠中行走。盛夏的夜晚雖未寒冷,但是孤單的身影仍顯淒涼。

 

自從離開老師的門下已經三年了,但是至今還是沒有能夠找到願意聽他說話的人。

 

「太白入寅宮,遠方必有禍端。玄武逢沖,大地災兵劫起!」

 

他抬頭望著星空,掐指起算。

 

這些日子,他大國諸侯見不著,小國諸侯就算願意見他,也不肯聽他多說。遊走在各國的軍師策士多如牛毛,沒有人會願意聽信一位名不見經傳的無名說客。

 

『唉~』他嘆了一口氣。

 

『也許時不我予,師兄們目前倒是混得不錯。』

 

他口中的師兄們,是同一門派老師的得意門生,當時他要下山發展時,老師就有勸說他不要。

 

「陳洛,你知道你最欠缺的是什麼嗎?」老師問他。

 

『老師,我覺得我已經學了很多,對於占卜命理、天文地理我都很純熟了。不曉得老師你的意思是….?』

 

「那兵法、軍事、經濟、國政這方面呢?」

 

『嗯……老師,我想當一個術士,有時我覺得…..兵法理論與政治這種東西,似乎只是在看一個人的口才,誰比較能夠說出讓人相信的話,但是最終也跳脫不出氣數。』

 

「陳洛,這就是你的問題了!也許……你需要花很多時間領悟!」

 

『老師…..』

 

「下山之前,為師送你一首詩。你要緊記!」

 

氣數由天不由人,何以為天?

星宿命定在人間,何人之命?

五百戰亂難平息,循環不已,

輪迴九世自度化,兩千百年。

 

這首詩他一直記得,老師的話也猶言在耳,果然師兄們比他晚下山,卻能憑藉著各國戰亂分析,周遊於列國之中。

 

他走到了一個偏遠小村莊已經是清晨三更天了,他落腳在一間小廟當中歇息。突然間一陣喧鬧鼓譟把他給吵醒。

 

他連忙走到門外去,才發現村莊的人慌張地逃命。

 

「楚國打過來啦~~大家快逃阿!」一大堆人邊逃邊大喊。

 

他看著遠方山腰處,果然有一大排火光逼近,那是軍隊拿火把的疾行而來。

 

這時他看了天象,馬上掌中起局。

 

生門在南方,上乘玄武……

 

『快!要逃命的跟我來。』

 

他帶著一群人往南方山坡,摸黑攀爬,最後躲進一個山洞。

 

十幾個人屏息以待,遠方不斷傳來慘叫聲與哭喊聲。好不容易等到喧鬧聲散去,東方曙光乍現。

 

「可以出來了吧!」一個村民小哥悄悄把頭探出去。

 

「好像沒人了!大家出來吧!」正當他揮著手向洞內的人呼喚的時候,有一把刀架上了小哥的脖子。

 

「喂!將軍,這裡還藏了一些人呢!」持刀的士兵對著身後大喊。

 

不一會,洞內的人全部都被趕出來,每個人被捆綁著強壓在地上,包括〝他〞。

 

不久,將軍掉頭而來,他看了旁邊士兵持的軍旗,上頭是一隻紅色的鳥。

 

『朱雀隱於玄武之下…….』他木然地唸了一句無意義的話。

 

「把這幾個人殺了,沒用!」將軍看了一眼,說了一句,又轉身走了。

 

「不要阿~~~求求你~~~」

 

這時村民們大聲哭喊,也只有〝他〞,表情還是一臉麻木。

 

『小哥……小哥!你屬什麼?』

 

他對著那全身發抖,滿臉淚水,被士兵第一個抓到的人問。

 

「阿???」那人回頭望了他一眼。

 

『別阿了!我問你!你屬什麼!!!』這時他突然發狂似的大喊。

 

「我…….我屬虎的。」

 

「喂喂~你在那邊大喊什麼?」這時士兵拿著一把大刀往他走過來。

 

『哼哼~南方屬火,朱雀出頭,火燥而玄武不生…..原來…..』

 

他轉頭睜大著眼睛瞪著走過來的士兵,只見士兵大刀一揮,畫面彷彿像鏡頭跌落一般模糊。…黑暗。

「你覺得你為何會死?」黑暗中,彷彿有個老者的聲音。

 

『我沒有注意到我身處南方,我解盤錯了!』

 

「唉~你還是認為你只是占卜錯誤,技不純熟嗎?」老者再問。

 

『對阿!我應該要多想想盤中訊息的!』

 

「你知道那面軍旗,是誰設計的嗎?」

 

『是誰?』

 

「就是你的師兄。」

 

「為師希望你來世,能夠想通這個道理…….」

 

 

 

我慢慢睜開雙眼,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原來…..

 

 輪迴.jpg 

    全站熱搜

    諮商師雷洛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