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我接到一位老朋友的電話。
「喂~雷洛思嗎?我是Blue,這幾天有沒有空?找個晚上
一起吃頓飯吧,我介紹幾個朋友給你認識。」

『好阿,要不然我們約星期五吧!星期五晚上在忠孝敦化
站2好出口見面吧。』我說。

他是我一位認識近十年的朋友,算一算也將近三年沒見,
難得他還記得我,所以我把時間安排一下,就跟他約定了。

當天晚上,我們一群人吃過晚飯後,來到東區茶掘出軌閒聊。

「雷洛思,能不能幫我的朋友占卜看看?」Blue說。

『好阿~』我隨即取出牌。『哪一位要算阿?』我問。

一說到占卜,大家很有默契一般要我幫一位男生占卜。

『為何都要他算阿?』我笑著問。

「因為他的問題比較多阿。」哈哈~

『好吧,要算什麼問題?』我問。

「算感情,我想知道當初為何分手?」他說。

『阿?』我洗牌洗到一半停了下來。

『為何分手....你應該比我清楚才對阿,而且分手的原因不多
半就是個性不合阿~溝通不良阿~等等。』

我話一說出,大家都笑了。他也苦笑著說:「別這樣啦~我只
是想要確定某些事情。」

『好吧。』我深吸口氣,回復一下玩鬧的心情,重新正經地洗牌。

『抽五張牌給我。』我說。

他也很謹慎地抽了五張牌給我,牌面是杖五逆、惡魔、杖四、錢王子、劍王子。

這牌面很特別,有些許訊息是重疊在一起,於是我想了很久都不
說話,等到我稍有頭緒抬起頭時,發現大家都緊盯著我看,為了
緩和氣氛,於是我開口說了。

『個性不合!』大家一聽哄堂大笑。

『好啦~我認真一點,這牌面的訊息有些需要釐清,我想請問....
這牌面若不是她已經結婚,就是有個論及婚嫁的男友,要不然就是
他被別人追走了,而且你跟那個男生與她交往的時間還有點重疊,
簡單來說就是她批腿。』

「她劈腿沒錯。」他說。「而且是她媽媽要求她劈的!」

『我再請問,牌面你們的年紀差很多!』

「對,我比她大很多。」

『九歲嗎?』我問。

「八歲,也差不多算九歲了。』他回答。

『就牌面來看,我想別人介入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再者牌面你們
距離很遠,所以感情的維持也不容易。』

「我們的確距離很遠,她是東北人。」

『是喔~不過牌面看來也許他目前也跟新男友在遠地,但是看來不
像是東北。』我進一步分析。

「可能是美國吧。」他說。

「唉~」他嘆了口氣,又接著說「當初我們本來就打算一起去美國,
也打算結婚,幫她家裡處理公司工作,很多都想好了!沒想到之後
竟然變成這樣,我跟她的計畫都變成別人再執行。」

我仔細看一下牌面,天阿~居然跟他所敘述的狀況完全符合,真訝異
塔羅牌的神奇。

『你們交往多久阿?』我想會論及婚嫁,交往應該有一段時間。

「我們交往八年了!」

『那你們是在2006年感情開始變壞囉?』我問。

「沒錯!就是那一年!」

『不過你剛剛說他媽媽要她劈腿,但是我看來就算有挑撥的人,應該
是男性長輩才對!而且這人不是她父親。』

「有沒有可能是她二姨丈?而且我問一下....有沒有可能是某些特殊的
方式來擾亂我跟她的感情。」他問。

『我是看不出二姨丈啦~我只能看出是男性長輩,而且如果要論及特殊
原因的話,也許是作法下蠱囉?怎麼,她二姨丈是雲南人?』我開玩笑問。

「不是啦!不過她二姨丈會法術!我懷疑是她媽媽請他用法術破壞我跟她
的感情。」

一般來說,我個人相信鬼神,卻不認為怪力這麼普及!目前一大堆會算塔羅
的人都自認會通靈,之前認識一群高中生,他們也每個都會通靈,甚至還會
召喚惡魔等等,真令人匪夷所思。也因此聽到他這樣的說法,著實也讓我起
疑。

『你確定他二姨丈會法術?』

「他二姨丈可以算出我家的房屋方位格局,知道我家有地下室,知道我之前
女友的姓氏,知道我家香爐破洞!而且我還是聽她轉述去察看,才發現真的
香爐有破洞了,你說玄不玄!」他激動地描述著。

真令人訝異!我看一些書上的確有提到可以算出房屋方位格局、有無地下室
、但是能算到之前女友姓氏、香爐破損,這也實在太誇張了,除非他二姨丈
命理的功力超高!否則真的會讓人不得不往靈異玄奇的方式解釋。

「所以牌面有這樣的訊息?」他向我確認。

『的確,牌面是有這樣的訊息存在,只是一般來說我不會一開始就往這樣的
層面解釋,但是牌面的確顯露出你們的緣分是被斬斷的,而非單純兩人個性
不合所導致的。』

「那你剛剛為何認為這個阻礙的男性長輩不是他她爸爸?」他問。

『因為牌面顯示出她爸爸還蠻喜歡你的,可惜~』我停頓了一下。

「可惜?」他也疑惑一下。

『可惜她爸爸在家裡沒有地位,牌面看來她媽媽的勢力比她爸爸大太多,應
該說,她媽媽的家族比她爸爸好太多,所以她爸爸在家沒有說話的地位。』
我回他說。

「沒錯,她媽媽的家族權勢的確很大,她爸爸也沒有反對的能力。」

因為這牌例太特殊,所以我們就進一步聊女方的家族狀況,也針對他二姨丈
可能的施法狀況作探討。

『有些施法,會改變一個人的記憶,跟催眠術有點類似。』我說。

「恩,我覺得她似乎也有記憶改變的傾向,因為有些理論上我們彼此很深刻
的事情,她居然可以完全忘記了,還跟我爭辯一堆.....」

我繼續聽著他的敘述,而我也確定這樣的事情是我幫不上忙,雖然我盡量不
要讓塔羅跟鬼神扯在一起,但是這個牌面似乎也顯示著這世界的確存在著科
學目前無法說明的力量。

之後他又問工作:「我有三種想法,你幫我看看哪一項比較有發展?」

『可以阿』我隨即洗牌,既然是多擇一,我請他每一種選擇抽三張牌給我。

第一種是劍九逆、節制、死神逆。
第二種是劍二、塔逆、杖六。
第三種是杯七逆、杖七、杯九。底牌是錢七。

我再度觀牌,思索一會兒。其實我本來是期望由牌面看出這三種工作個別的
類型,不過實在不容易!

『我本來想看出這三種工作是怎樣的工作,不過我坦承說我真的看不太出來
。』我觀牌後第一句話。

『不過看來第一項工作似乎是要幫AB兩間大公司做協商合作的工作,而你就
是從中賺取利益。』

「沒錯!」他驚呼!「你看得出來AB公司是怎樣的公司嗎?」他又問。

『呵呵~這就是我看不出來的地方了。』我笑道。

「如果我跟你說跟石油有關,牌上有這樣的訊息嗎?」

『石油?』節制是化學工程,死神...石油不就是死後的產物嗎?看來牌面
不見然沒有訊息,只是真不容易解讀。

之後才瞭解原來第一項工作是跟石油油品公司與大陸方面協調總代理事宜。

「可行嗎?」他問。

『不容易,但是未必不可行,牌面上目前協商僵持,不過往後還有變通的
機會在,只是需要些時間。』

「沒錯!」他說。「目前雙方都覺得要先看到對方的誠意,否則不願意深
入洽談,所以的確僵持住。」

『至於第二項....我推測這是否是你想自行創業開公司,但目前並沒有真
正動作,只是想而已。』我仔細分析後說。

「天阿~厲害!」
「第二項的確是我想創業,連公司型態也想好了,是一種....的公司。」

他又接著跟我敘述他想創業的公司型態構想,不過有太多專有名詞,所以
文中就不詳述了。

『那第三項感覺是別人挖角想叫你去工作,但是工作職位不錯。』

「恩!是一個朋友叫我去擔任公司內的工程師,只是我還在考慮,你覺得
哪一項比較可行?』

『就牌面分析,我建議以第三種為主,第一種為輔,畢竟第一種看來還不
見得完全沒機會,只是目前沒有時機。』

『但是第二種看來,似乎不會被實行。所以簡單來說,選一三,就沒有二
。選二,就沒有一三。但是因為牌面看來第三種以短期來說最可行,也是
最保守,所以我建議以三為主,一為輔,至於第二種也許就會放棄了。』

我分析完後,再幫其他人占卜,之後大家閒聊一會就各自告別了。

而這牌面讓我印象深刻,也再度驗證塔羅的訊息還是很深入,只是在當下
如果沒有透過面對面釐清,也很難精準分析出,所以線上占卜跟面對面占
卜還是有差異。

    全站熱搜

    Answers 塔羅占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